首页 / 产业动态 / 正文

2月金融数据疲软:M2增速回落至9.2% 居民中长期贷款首次出现负增长

时间:2022-03-15 11:10:06 匿名用户

在1月金融数据超出市场预期、新增信贷和社融等主要指标创单月统计新高后,2月金融数据却不及预期。

3月11日,央行发布2022年2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。数据显示,2022年2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.23万亿元,同比少增1258亿元。2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321.12万亿元,同比增长10.2%,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.3个和3.1个百分点。;2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.19万亿元,同比少增5315亿元。

2月末,M2同比增长9.2%,增速比上月末低0.6个百分点,比上年同期低0.9个百分点;M1同比增长4.7%,增速比上月末高6.6个百分点,比上年同期低2.7个百分点。

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尽管2月金融数据整体不理想,但无需过度担忧。国内货币政策空间仍较大,稳健货币政策保持灵活适度,同时2月M2、社融增速与名义GDP同比基本匹配,整体仍处于合理区间。

信贷融资需求偏弱

在经历1月金融数据较快增长过后,2月部分数据出现回落或不及预期,结构也不够理想。

其中,2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.23万亿元,同比少增1258亿元,环比大幅少增2.75万亿,导致当月末各项贷款余额增速降至11.4%,续创近20年来新低,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本报记者表示,这表明近期货币政策加大实施力度尚未充分传达至贷款端。

“同比少增一方面与去年同期基数偏高有关,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在1月银行加大贷款投放力度取得‘开门红’后,项目储备消耗较大,导致2月企业中长期贷款后劲不足。”王青认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月信贷结构也有所恶化。分部门看,住户贷款减少3369亿元,其中,短期贷款减少2911亿元,这与2月CPI及生活资料PPI同比涨幅都处于0.9%的低位、折射出居民消费偏冷相印证;而中长期贷款减少459亿元,主要原因在于数据显示2月30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同比深跌27%。

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,短期贷款减少在部分年份的1、2月份较常出现,2016年以来的2月都是减少的,但中长期贷款减少为2007年有数据记录以来的首次负增。居民贷款的回落,体现了消费和购房需求不足,消费的复苏面临不小压力。

王青则表示,从2月居民贷款数据显示来看,接下来稳定宏观经济大盘的发力点要进一步向提振居民消费、稳定房地产市场运行的方向倾斜。

此外,企(事)业单位贷款增加1.24万亿元,其中,短期贷款增加4111亿元,中长期贷款增加5052亿元,票据融资增加3052亿元;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1790亿元。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增长较多,这与春节后票据利率大幅走低反映出的票据市场供需状态相一致。

“而2月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大幅少增,原因在于当前企业中长期贷款需求扩张主要靠基建类贷款支撑,但结合2月财政存款同比大幅多增来看,当月基建发力程度或不及预期;同时,当前房企和制造业企业中长期贷款需求仍然较弱,新增贷款可能主要用于资金周转而非长期投资项目,进一步制约了中长期贷款放量幅度。”王青分析称。

另外,从银行角度看,在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、房地产领域信用风险持续暴露的情况下,银行风险规避情绪浓烈,也会更加偏好投放短期类贷款。

M2增速下行幅度偏大

2月末,广义货币(M2)余额244.15万亿元,同比增长9.2%,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.6个和0.9个百分点;

狭义货币(M1)余额62.16万亿元,同比增长4.7%,增速比上月末高6.6个百分点,比上年同期低2.7个百分点;

流通中货币(M0)余额9.72万亿元,同比增长5.8%。当月净回笼现金8961亿元。

对于M2增速下行幅度偏大,温彬表示,这与去年2月M2“跳升”形成较高基数,对今年2月M2增长形成向下压力。同时财政支出力度偏小,2月财政存款新增6002亿元,同比多增了1.4万亿元,形成货币回笼效应。加上信贷派生力度减弱,2月新增人民币力度弱于去年同期和预期,导致信贷派生能力减弱。

与此同时,2月M1同比增长4.7%,增速比上月末高6.6个百分点,王青认为,这主要由上年同期基数剧烈变化所致(由1月的14.7%骤降至7.4%),但当前增速仍处明显偏低水平。历史数据显示,M1增速与商品房销量走势相关度较高;另外,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,企业经营和投资活动较弱,也是M1持续处于低增速的重要原因。

仍存降准、降息预期

尽管2月金融数据偏弱,新增信贷和社融明显低于预期,结构也不够理想,但市场对央行进一步降准、降息的预期仍存。

温彬指出,今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提出了经济增长5.5%左右的目标,是高基数上的中高速增长。结合2月的金融数据看,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仍然较为明显,经济有不小的下行压力。为实现5.5%的增长目标,财政政策要进一步优化支出结构,加大支出力度,尽快发挥稳投资对稳增长的支持作用。货币政策要发挥好总量政策和结构性的双重功能,找准时机,降准、降息仍有必要、有空间,加大力度提振需求,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。

周茂华则表示,由于社融、新增信贷数据不及预期,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偏弱,市场对央行进一步降准、降息预期有所升温;结合从目前国内需求复苏偏弱,经济面临的压力仍较大,央行适度动用利率与存款准备金利率可能性上升。但稳健货币政策边际宽松,更倚重结构性政策工具,精准支持。

王青也持有同样的判断,他指出,2月金融数据偏弱,不排除短期波动因素影响,3月有可能小幅回升,但当前宽信用确实到了需要进一步发力的时候。预计按照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,接下来“加大稳健的货币政策实施力度”的方向比较明确,其中,在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方面,通过降息降准适度提升信贷、社融及M2等金融总量增速的迫切性较强。“这意味着二季度继续实施降准降息的概率在增大。”

《2月金融数据疲软:M2增速回落至9.2% 居民中长期贷款首次出现负增长》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

点击排行

产经报道网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:广州小漏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粤ICP备20006251号

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申明